景德镇怎么恢复近视,

景德镇怎么恢复近视,景德镇怎么恢复近视眼,景德镇怎么恢复视力

人民网 2017-11-22 11:42:35


今天,2017年高考第一天

距离小编高考已经过去了1、2、3……嗯!年!

圆桌派进行了一次历史性的“会晤”

……

[圆桌派]第二季第5集剧照

对于高考

这几位名校毕业生,都是怎么经历高考的

文涛说,他需要自虐

家辉说,女老师让他的成绩飞速提高

道长说,无所谓

子东老师说,你们就珍惜吧

本集精彩片段


长按-识别二维码 收看本期完整节目

高考压力如何解?


以下为节目文字版节选


考试:高考压力怎么解?

本文选自 看理想 [圆桌派] II 第5集


本期嘉宾:窦文涛、许子东、马家辉、梁文道


1 /

历 史 性 的 会 面

窦文涛:今天终于叫窦许梁马呼之已出了,这个咱们的观众还真是盼望咱们四位很久了。

马家辉:会吗,不会啊,当然无精打采啊,窦许梁马,为什么我排最后?

窦文涛:对。

梁文道:叫马许窦梁也可以。


窦文涛:不,马我跟你说。

马家辉:我不拍了。

梁文道:我唯马首是瞻。

窦文涛:我唯马首是瞻。我们,我跟马太有缘了,你看看,马未都,北京有个马未都,香港有个马家辉,对吧,什么都是得赶上马……

许子东:(微笑旁观)

2 /

四 大 “才 子” 的 高 考 记 忆

马家辉:高考对我从来没有压力

马家辉,台湾大学心理学系学士,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科学硕士,威斯康辛大学社会学博士。

马家辉:我家里蛮幸运的,考试基因蛮好的,文道可能知道,我妹妹是香港高考女状元,她考九科是八科的A,其中一科拿了B,为什么呢?她很快半小时写完了,交卷,原来她看漏了一页。我们从小就读书对于我们来说太简单了,所以我们每一次,其实我幸灾乐祸的。

窦文涛:这叫晒命,晒命!

马家辉:晒命,可是我告诉你们,那害了自己,就是因为不稀罕,我又没有我妹那种天才,那我就没有考得很好了,后来走的道路比较曲折,不然的话我今天不是你们嘉宾了,我今天是你们的赞助商。对不对,我那个出钱请你做节目,我是个车的企业的老板。

梁文道:放头像在这儿,是吧?

马家辉:对,我投钱给你们。

许子东:珍惜


许子东,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,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(UCLA)东亚语言文化系文学硕士,香港大学中文学系哲学博士。曾任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,现任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。

梁文道:你是老三届吧,对吧?

许子东:我最初的高考的经历讲起来就真相了,就是要暴露年龄了。

窦文涛:暴露了说不定还显得你年轻点。

许子东:其实我们的考试是经过推荐去的,我是因为做什么生产队副队长,表现非常出色。

窦文涛:许副队长。

许子东:然后表现很出色,才让你推荐上去参加考试。

大概一半的机会吧,因为当时考的人也不太多,大概我忘了两个取一个,还是三个取一个。我这些年来不断地听到很多人抱怨高考的各种各样的弊病,我总是那句话,珍惜,因为我处过一个时代是没有考试的时代。

梁文道:想考都没得考。

许子东:对。

梁文道:大学能上就上吧,不上也没关系


梁文道,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哲学系毕业。

许子东:文道你怎么考试?

梁文道:我大概从初中一年级给自己就定了一个目标,我每一年的目标升级,升级就好了。

窦文涛:知足常乐。

许子东:这不是一个低标准,香港的中学考大学比例现在最高是17%,当年还不到,这个比例在台湾是100%,在中国目前也到50%,就是说有一半的可能,但是香港到现在只有17%,所以考上香港的学校都很难的。

梁文道:我没想考上,我那时候我只是中学先考升级,大学能上就上,不上也就罢了,我当时是这个想法。

窦文涛:我得让自己受点苦,感觉结果才会好

(请勿模仿)


窦文涛,武汉大学新闻系毕业。

窦文涛:就文道说的这种心理,当年在我们学校没有一个人这么想。我觉得也挺有意思,今天可能不同人有不同的想法。

梁文道:为什么?

窦文涛:我跟你这么讲,就是不知道为什么,就只是觉得没有别的选择,就是说你看我跟你说到什么程度,我现在想起来,我如在眼前。我记得那个阳光,就是那个在高考的那个课堂上,啪,先把那个卷子放在桌上,白的先放在这儿,然后你进来,一翻开,那个扣着的,一翻开那个心情我今天都记得。三个题我会,两个题没看,我那个汗就下来了。

然后你就是,我记得当时是写作文的时候,你知道就是那个钢笔就在这个纸上沙沙地响,然后你看那个阳光这样照过来,就这个画面呢对我有那么强烈的一个印象,我觉得当时甚至人有一种抽离感,我跟你说到了自虐的程度,这就人反应很多内心。你知道我们那个时候高考考三天,考三天呢,就是中午吃饭就自己带饭,妈妈给我带一个,那个叫那个什么,那个饭盒。蛋炒饭,说那个时候说高考就补点营养,就给我打个鸡蛋炒大米饭。好,我就带着,你知道我三天没吃饭,就是上午考完了,别的同学都吃饭,我三天没有吃饭。

梁文道:吃不下。

窦文涛:不是吃不下,你知道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,似乎觉得呢,我现在有时候发现我父亲都有这种心理,就觉得我得让自己受点苦。

梁文道:你要是这时候舒服了,你后面就完了。

窦文涛:对,我如果不折磨我自己好像就不会有好成绩,以至于这个东西到了一个什么呢,我们那个时候是先考完就报志愿,给你一份标准答案,你只能根据这个标准答案猜你会得多少分,然后你根据这个大概的多少分呢,你去报大学,所以你知道吗,很焦灼的,就是你比如说你敢报北大吗,万一你不是这个分呢?我当时就看,好,最后呢我就报了一个武汉大学,算是重点大学了,对吧。我报一个武汉大学。

武汉大学

许子东:本来就是,不能说算是。

梁文道:这什么话,这武大校友这么谦虚。

窦文涛:就是我就是说呢,报完了,你想这种心情,你等分数,你知道在等的期间,我现在还记得我让我弟弟打我。

梁文道:你都考完了你还得受苦。

窦文涛:再狠一点,我就这样、再狠一点,咣咣。

梁文道:觉得还得要再受苦。

窦文涛:就是你没有这种心理,就觉得我觉得我得受点虐待,我觉得我得受点苦。

梁文道:然后才能苦尽甘来。

窦文涛:我觉得我得惩罚我自己,才有可能那个分数不会让我失望,你知道吗?所以被我弟弟揍得鼻青脸肿一通,最后我清楚得记得,我考了五百分,刚过重点线没多少。

3 /

高 考 究 竟 意 味 着 什 么?

许子东:高考是维持社会公平的重要渠道


许子东:每年都有学生来问怎么应对考试这个事情,因为考试客观上,你想中国目前每年考取大学的人有七百多万,你仔细想一想,一个香港的人口进大学,它是我们社会维持公平的一条最重要的通道。

大学新生入学

梁文道:是。

许子东:那学生怎么办呢?我就告诉他们一句毛主席语录,叫什么?叫战略上要藐视敌人,战术上要重视敌人。就是啥意思?战略上你从整个人生的角度来讲考试不重要,nothing,它绝对不会决定你的一生,你可以做很多事情。但是眼前你非得把它考好,你把它考好了,进了学校了,你才能说这个考试算什么,这些东西算什么。

梁文道:看你对生命的要求有多“低”


梁文道:不过这个我觉得,你刚刚讲的人生我就想起来,就跟你对人生的看法和要求是有关的,你比如说我为什么小时候那么的不注意上学或者不注重考试,我是念高中的时候,我还记得我们说考会考,头几天,就倒数一个月要考香港会考,就是高二升高三的时候我还要考一个事才能上得了高三跟这个高四,我们还有高四,那个年代。

窦文涛:搞死。

梁文道:搞死。我上学,我反正上学也就这么瞎呆着,要不就自己看书或者怎么样。那个老师看到我,你知道什么反应,梁文道,你还回学校,你还回来干什么呢?去找工吧,别浪费时间了,都是这样的,去找工作吧,去拿什么建造业。

窦文涛:属于被抛弃了的,被放弃的。

梁文道:我想法其实很简单,就是因为我当时中学的时候做过暑期工,在写字楼送快递,我很快干完一天的工作,我就觉得很闲,然后大部分时间我都坐交通工具,或者在办公室没事呆着,我就看书,而书是不用钱买的,因为香港公共图书馆什么都有。

所以我当时就算了一下,我大概一个月需要最低是多少我能活着,然后我就而且已经很快乐了,我就能看书、想自己的事,当我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我就什么都不怕了,我觉得考试。我就这样,所以我对生活的要求是这样,所以我同意高考能够定终生,但是那个终生之前就是你对生命你的要求能够放到多低。

许子东:这个用阿城的《棋王》那一句话,阿城《棋王》那两个核心观点,一个观点叫围棋不维生,你下棋不能为了好处去下棋,下棋是养性的,这是一个很高的精神状态。

阿城《棋王》同名电影剧照

但是他附带一条,如果要做到这一层,生不可太盛,就是盛大的盛,换句话说你对生活的要求不能太奢侈,你不能够名牌,大房子,开汽车什么什么。你要是太盛,生活的要求很高,你就必然要把你的棋,就你的精神追求来谋你的生活的好处,所以我觉得跟你讲的是相通的。

考试是一份诚意

窦文涛:我那天发现王阳明,就是明朝的这个大儒,他就觉得他说第一人要修养自己,人生的进步,我要读圣贤书、修身养性,这是一条路。但是另一方面呢,没有科举就没有晋升之阶,对吧,这两个矛盾,他跟他的子侄辈们也是在说,说不要因为科举荒废了,这个修养圣贤之道,但是呢你不好好复习功课地,你把心思放在看闲书上头,你考不上你怎么办呢。

于是后来王阳明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,他这个理由也很有意思,他说你不要去管这个科举这个八股是有用还是没有用,他说这是另一件事情,他说比如说我们要晋见皇上,对吧?那么等待皇上这个召用我们,你是不是应该有点诚意呢?你是不是应该先给皇上行礼或者再带点家乡的土特产,就是你要有诚意。

许子东:高考就是一个诚意。

窦文涛:对,他说你把这个理解为你要为国家做贡献了,要接受国家选择成为一个有用之才了,你拿出点诚意来。

许子东:这位老兄就是缺乏诚意。

窦文涛:这位老兄没有诚意,就是你连参加一个高考,就说死记硬背吧,你连点死记硬背都没有,我怎么能相信你是诚心诚意的要成为栋梁之材呢。你看王阳明这个说法我发现挺有意思。

高考早就不是上升的唯一通道了

窦文涛:这个非常重要,我们有这个历史经验可以证明,要做好他们这个失败考生的心理辅导工作,比如说在这个唐朝末年有一个叫黄巢的,就是一生中考了多次,最后一次全力一搏,终于没有考上,然后离开长安的时候,留下了一首诗,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,冲天香阵透长安。张艺谋的电影名字,满城尽带黄金甲,回去发动农民起义去了。

梁文道:不止是这些落败的考生的心理辅导,而是他们还有没有第二次机会,第三次机会,或者还有没有社会还有没有另一个轨道,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。就是一个社会,比如说我们今天都觉得高考是中国的一个流动的,上下流动,然后人生改变自我命运的最好的一个渠道,我觉得是公平的,是好的。可是除此之外也许还要多开几个口子,多开几个渠道,当然每个国家国情不同,但是我觉得有的国家是可以参考。

德国的想法很简单,中学的时候就开始分了,就你是职业训练,你是要继续考大学的。那么但是他这两轨之间是可以互相跳来跳去,比如说职业学校念着念着,我还是想考大学。行,你本来在考大学的轨道上,我去当个工人算了,就改去当工人,是这么跳。然后他当工人呢,他被认为是一种很崇高的职业。

窦文涛:真是。

梁文道:你比如说,我高中毕业,我考了一个职业学校,我去当工人。在哪儿当工?我做宝马,我做奔驰,他干这一些。

窦文涛:而且还真的有一条就叫人算不如天算,比如说一个家境很好的一个家长,让自己的孩子读哈佛、读金融,到将来证券公司,到什么华尔街,什么,什么的。好,另一个孩子呢,可能高考也没有考上,但是人家上了个中专,大专,学的是电脑编程,然后他们就说十年、二十年之后,这个上中专学编程的孩子,他一路更新、一路更新,他设计人工智能的新程序,混得不错,您那孩子呢成了证券公司看门的了,所以我的意思是说——你又岂知未来?

人生没那么有远见的,你不可能知道,五年之后的事你都说不请。

4 /

存 疑 与 发 散


马家辉:那这个你就牵扯到一个问题了,不一定跟高考直接关系,就是大学的意义,因为这样讨论的话,很容易就把大学的意义看成说拿一个文凭,拿一个什么工作以后赚到什么钱,因为按照这样逻辑下去,那不如大学打个广告是说什么你想多赚钱就来我们这边,或者是说你想赚到钱就最好别上大学,很容易变成这种逻辑,现在大学很多都是国际排名其中一个指标是什么?

梁文道:就业。

马家辉:对,我听到很不舒服的。

许子东:业主的反馈意见。

梁文道:还有第一年,毕业生的第一年找到工作的机会。

马家辉:然后这一些简化为一个词叫employability可聘用度。

许子东:把香港的大学变成职业培训。

马家辉:全世界的,不能说只是香港。

许子东:香港特别严重。

马家辉:它其实是一个指标,因为它指标在,看你怎么样来看重它,那个是很可怕的,所以大学本身呢,要读还是有它启蒙的意义,重点在什么,你考不上没有关系,文道说有其他的路。所以刚刚文涛你用那个字,从事那个辅导的本身,就要避开来用,它不是失败考生,不能用这种标签,他不是失败,他这一次没考上而已。

……

考 试tips

许子东:不能复习太早,复习太早效果不好。一定是你礼拜一考试,你礼拜六礼拜天复习,但礼拜天晚上不能复习,你要是礼拜三礼拜四提早复习,那脑子就……

梁文道:靠短期记忆。

许子东:对。

马家辉:对,没错,我开窍的结果是什么呢?女老师,我从三年级考四十五名,然后四年级就考三十名,然后考十名,最后靠全班第三名这样。


窦文涛:就是我就是说呢,报完了,你想这种心情,你等分数,你知道在等的期间,我现在还记得我让我弟弟打我。再狠一点,我就这样、再狠一点,咣咣。

就是你没有这种心理,就觉得我觉得我得受点虐待,我觉得我得受点苦。

……

本文仅为嘉宾谈话节选

扫描二维码/阅读原文收看本期完整节目

《圆桌派》第二季

每周三、周五0点

优酷[看理想]自频道更新

今日互动

你认为高考的意义是什么?


微博互动

@看理想视频 参与#窦文涛圆桌派#话题互动

你的观点可能会被涛哥看到噢

关注 窦文涛圆桌派

预告、花絮、幕后、涛哥语音都在这了

听理想,今日更新

《古今:杨照史记百讲》vol.29

项庄舞剑后,宴会气氛高度紧张,此时张良安排的樊哙登场。樊哙以何种方式登场,刘邦逃脱后张良如何断后,范增愤怒到什么程度?本期节目,杨照继续谈一下鸿门宴的后半程。

(责编:仝宗莉、李镭)
下载

本文转自:温州网 66wz.com

N 编辑:温网编辑 责任编辑:黄作敏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
拜尔口腔医院